作文大全 | 范文大全 | 小学作文网 | 文档 | 考试 | 学习

作文由头

导读:作文由头(共6篇)议论文要有好“由头”龙源期刊网 cn议论文要有好“由头”作者:唐惠忠来源:《中学课程辅导高考版·学生版》2013年第11期“由头”,通常的解释是“可作为借口的事”;于写文章而言,就是写作的话头、引子。议论文重在以理服人,但不可能整篇文字都是道理,一般来说其构思需要一个由头,进而或深或浅地谈开去。用,推荐访问:作文大全 英语作文

篇一:《议论文要有好“由头”》

龙源期刊网 .cn

议论文要有好“由头”

作者:唐惠忠

来源:《中学课程辅导高考版·学生版》2013年第11期

“由头”,通常的解释是“可作为借口的事”;于写文章而言,就是写作的话头、引子。议论文重在以理服人,但不可能整篇文字都是道理,一般来说其构思需要一个由头,进而或深或浅地谈开去。用江苏省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何永康教授的话说,就是议论文要写得机智一些,要着力选好一个巧妙的、牵一发而动全身的“由头”,以使作文具备潇洒、泼辣等特点。

一、“由头”的类别

1.“由头”可以是启人深思的客观事物、自然现象

客观事物、自然现象中常常隐含人生哲理,以此为“由头”,可以使文意更加直观而有味。比如时文《给痛苦一个流淌的出口》的开头:

在危地马拉,有一种叫落沙婆的小鸟,要叫七天七夜才下一只蛋。由于鸟类没有接生婆,所以难产的落沙婆只有彻夜不停地痛苦啼叫。可恰恰是因为这痛苦的七天,使蛋壳变得坚硬,小落沙婆孵出来之后也更硬实,这便是一个母亲经历七天痛苦所换来的一个孩子健康的明天,而那彻夜不停的哀啼,是落沙婆在用另外的方式释放着肉身的痛苦。

接着作者分析“与这种落沙婆的小鸟相比,现在的妈妈们要幸福得多了……然而这没有痛苦的分娩难免会留下一些遗憾”,并联想到“我认识一个中年男子”,“他是一名音乐老师”,这位老师在弱智的儿子“快乐成长着身体的日子里”,“也以快乐面对着这一切。有人说他曾号啕大哭过无数回,可他的笑脸总会与朝阳一起升起”,指出“他找到了让痛苦流淌的出口,他像一棵每天都要挨一刀,每天都要缝合伤口的橡胶树,用爱不停地释放着自己内心的痛苦”,最后引述古希腊诗人“我身上有无数个裂缝,到处在漏水”的名言,归结出“痛苦使躯体千疮百孔,却让灵魂得到了升华”的主旨。全文用辩证眼光分析事理、审视人生,启发我们在苦难的生活中一定要坚强地演绎属于自己的人生风景。

2.“由头”可以是当前社会的一个热点、一种潮流

从当前社会的一个热点事件、一种潮流切入正题,往往可使全篇富于鲜活的时代气息与很强的现实针对性。请看时评《行善者最宝贵的品质》一文的开头:

英国人托尼,在西安创办“黄河慈善厨房”,2005年以来帮助了不少流浪者。他的善行媒体曾多次报道,从西安的《华商报》到广州的《南方都市报》,相关报道我都读过;最近在北京的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上又读到《托尼和黄河慈善厨房》。每次都很感动,这次忍不住要说说自己的感想。

篇二:《用“由头”写议论文》

用“由头”写议论文

教学目标:

1、什么是由头。

2、体会用“由头”写议论文的好处。

3、怎样用“由头”写议论文。

教学过程

一、导入:

高中生写议论文往往是千人一面、众口一腔,围绕命题重复一些尽人皆知的大道理,缺少新颖性的冲击力。怎么办呢?要让比较稚嫩的同学生立论独到、语出惊人,是很难做到的,那么,学习一些“杂文”手法,找一个比较巧妙、醒目,令人眼睛一亮的“由头”,说不定会产生较好的效果。事实也正是如此。比如,有些考生很会动脑筋,他们在寻常大道理之前引了一个令人眼睛一亮的“由头”,顿时全文皆有生气了。请看一篇高考顶尖之作《没有了妖魔的取经之路》:

没有了妖魔的取经之路

我只是一个书生,所以难免卖点书呆子气。每每看《西游记》,总觉得既然孙大圣可以日行千里,为何不背着唐僧一步西天,也省得一路上千辛万苦,还有这妖那精的惦记着唐僧肉。

如果一步西天,倒也爽快,只是师徒几人的关系恐怕也只能停留在“酒肉朋友”的层次上了。所谓“患难见真情”:八戒虽色,却处处念叨着师父,偷了个西瓜还不忘分给师父半个;沙僧虽傻,却任劳任怨,甘心做大伙儿的下手;悟空虽狂,可师父有难,不也是不顾生死,降妖除魔吗?战场上结下的友情才是钢铁铸成的啊!倘若一切都太容易,那悟空充其量只是个开路的,沙僧充其量只是个脚夫,八戒逗逗大家开心而已,便是一个太无趣的故事了。

如果一步西天,唐僧倒是可以省去一路担惊受怕的搅扰,安心地吃斋念佛,朝发夕至,取回佛经。可所谓“出门长见识”,唐僧若只随徒儿们在云里雾里日行千里,又怎知这天底下人间的百态?敝人不才,未曾念过佛经,可也听说佛从人间来,人间酸甜苦辣尝尽,才换来“佛”超脱尘世的感悟,写入佛经,贻养后人。不经历千难万险,唐僧又怎能真正领悟这佛经的精深蕴意?阳光总在风雨后啊!

真的可以一步西天,佛经取回,又怎么样呢?抑或,难道西天之行仅仅为了取回几本经书吗?

没有遇上白骨精,没有进过盘丝洞,又怎知世间的险恶?没有住过高老庄,没有下过龙王庙,又怎知世间的冷暖?人性中的怯懦如何除去,人性中的恶性如何摆脱?至性如何养成?高僧如何修炼?倘没有这一路历尽艰难的感悟,又怎可获得?

我们活在世上,总希望找这样的捷径,那样的捷径,叹为“一步登天”才是最大的财富。我们厌恶过程而只求所谓的结果,我们不管它是“猪肚”还是“蛇肚”,除了“豹尾”,我们什么也不要。

所以今天我们还要防什么作弊,防什么替考,防什么徇私舞弊,防什么假冒伪劣。

倘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取经之路,以开放的心态迎接磨难,迎接考验;倘若每个人看到的不仅是鲜花掌声围绕的“豹尾”,更祈求一个丰富多彩的“猪肚”,那我们得到的又岂止是那几句赞美之词呢?

没有妖魔的取经之路,一条南辕北辙的路。

点评:初读此文,我们就十分感叹:咱们小时候也曾痴想过,既然孙大圣一个筋头十万八千里,为啥不背上唐僧直奔主题呢?——问题就出在这里:我们虽然“想”了,都没有深究,没有看到这是一个可以引发许多议论的绝好的“话头”(杂文中称为“由头”)!这位考生以此为引发,立即生动、形象、不言自明地将好几个“大道理”“新颖化”了,如:患难见真情,疾风知劲草;尝尽人间苦,方能得真知;人性需磨炼,炉火出精钢;世上无捷径,征途即过程,等等。以上列出的这些“大道理”,人人心知肚明,倘若是在考卷上再解说一通,阅读者肯定觉的是“真理的重复”,颇感疲劳(当然,有些大手笔还是可以说出点名堂来的,但高中学生办不到)。

看来,平时多读书、多关注现实、多换位思考,认真积累一些好的议论“由头”,对于中学生来说是至关紧要的。

前些年流行一种说法:领导也是服务。这很对,很亲和,领导有义

务为被领导者们创造条件,提供帮助,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完成领导交给他们的任务,并乐于继续在领导人的领导下做事。

但在《红楼梦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另外一种情况,另外一种人情事理,就是服务,特别是周到的、垄断型的服务有可能变成干预、管理和领导。

最突出的例子就是袭人。她是宝玉的首要服务总管,她尽心尽力地

服侍宝玉;而宝玉与其他的奴婢也已经习惯了她的服务与总管,她一天不在,宝玉房里就陷入无序状态,就处处不得劲,乃至于就出乱子。而袭人的服务意识特强,并且从特强的服务意识发展到了管理意识、干预意识,干脆说变成了使命感。无所不在的服务使你离不了她,她就有权过问你的事情,帮助你进行选择,在助你排忧解难的同时使你走上一定的方向。

服务本身也有一个选择问题—服务是由活人进行的,而活人是有选

择机会的。服务有一个方向问题—劲往哪里使,情往哪里用,撺掇什么、

常规什么、应付什么、冷淡什么乃至干脆怠慢什么的问题。这是奴仆的选择,尤其是袭人这样的懂道理、有“原则”、一心当候补主子的“上层奴隶”的选择,虽然通常奴仆给人的印象似乎是没有什么选择。

历史上服务者变成了干预者直至管理者的事例不少,例如许多朝代的宦官,像刘瑾、魏忠贤、李莲英等。卑贱如宦官者,却因了他们能为皇帝贴身服务而成为宠臣弄臣,乃至掌握了大权,最后连皇帝都受他们指使,能不慎哉!

点评:

罗西:用力过度

朋友从美国回来,天天有人请客吃大餐,轮到我请他的时候,他由衷地赞美:“今天吃的最清淡,最安静,最舒服!”他发现,国内的很多同胞胃口很重,声音很高,动作很大……换句话说,就是处处“用力过猛”,如果太惜墨太温和,就很容易沉寂而无人知晓与理会,当今这个热闹的世界,最怕冷场。

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朱军,想对某访谈嘉宾表达十二分敬意与友善,字斟句酌地把对方父亲尊为“家父”,仿佛很书面、典雅,但是显然用错了词,贻笑大方,是“用力过猛”的主持版典型案例。有次陪同事去见某重要大客户,他也是用力过度,太在乎、太重视这样的面见,结果,一开口便是:“刘先生你好,请问你贵姓?”

大女儿今年初中毕业,翻了她带回来的学友录,发现90后生人的名字都特别拗口,很多字冷僻到丧心病狂地步,连我这么有文化的都不会读,我就担心,电脑怎么拼写识读,如“菀”“鄢”这样的字随处可见……有了一个孩子后,做父母恨不得他(她)一出来就可以万人瞩目,一“名”惊人,过目不忘,还要体现自己的文化品位与诸多伟大寄托与深远寓意,结果把孩子的名字堆砌成一个古董,沉重不堪、晦涩难懂。还是用力过度,结果弄巧成拙。

小时候写字用力过猛,铅笔芯总是断,老师教诲说“轻一点”,可是轻了,总觉得字体孱弱,分寸很难把握。后来谈恋爱,知道追女孩也不可以穷追猛打,可情急攻心,反而吃不到热豆腐……之前,号称中国导演界“两大巨头”的张艺谋与陈凯歌,在同一年暗地较劲,都要拍出最有分量的里程碑的作品,结果陈凯歌在《无极》里“用力过猛”,扑了个空,闪了老腰;而老谋子似乎更淡定从容,他拍了很抒情温暖的《千里走单骑》,反而赢得了观众。酒,没有酿好,就成了“陈”醋;而张艺谋的一杯清茶,仿佛简单,却意味深长。

日本的一位餐饮业巨擎总结的成功之道是:在其连锁店中提供给顾客的,永远是17厘米厚的汉堡、40度的可乐。据他的研究人员发现,

这是令客人感觉最佳的“适度口感”。当然,也可以选择把汉堡做成20厘米厚,把可乐加热到100度——但它们并不意味着最佳口感。

在浮躁的当下名利世界,我们很容易“焦虑与焦急”,殚精竭虑,争先恐后,斩钉截铁,破釜沉舟,鞠躬尽瘁……这些耳熟能详的好词好句,带动多少人的“激情与豪情”,波澜壮阔之后,是落寞的海滩,是没有彼岸的绝境,因为用力过猛,因为没有后路……

我们似乎太激动了,而忘记感动,“激动”比“感动”用力;只挑战凌厉的闪电,而看不到绚丽的彩虹。与其做绝对的荆棘,不如做相对带刺而芳菲的玫瑰,后者更温润感人;大象从不羡慕好斗的恐龙,“无常”比“吉祥”用力,大象却吉祥微笑到最后……

注意分寸,掌握火候,刚好才是真好!适度是美,何尝不是人生大智慧?

点评:

萧让:鲁迅退隐了,他笔下的人物复活了!

近来,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新版语文教材中逐步剔除鲁迅的文章。使鲁迅话题经历了沉默、回避、冷淡的过程后,鲁迅终于退隐了。那些鲁迅笔下遭到攻击、痛斥、讥讽、鞭挞的人物终于可以戴上面具混迹江湖了,毕竟鲁迅的光环,让他们感到恐惧、惊慌、卑怯,甚至无地自容。 孔乙己们复活了:仅仅以一篇《‘茴’字有四种写法》的论文,晋级为教授、学者、国学大师,也不必提心吊胆地“窃书”了,而是平心静气地在网络上“窃文”了;不仅可以舒坦地“温一碗洒”,而且还能以其博导的诱惑力对“伊”来一把潜规则了,他岂能让鲁迅揭了他前世的底?!

“资本家的乏走狗”们复活了:尽管披上了精英、专家的外衣,但依然“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驯良,看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”,他们或装神弄鬼地玩弄数字游戏,鼓吹物价与美国接轨、工资与非洲接轨的必然性与合理性;或干脆作了外国人欺诈中国的“乏走狗”,与其里应外合、巧取豪夺。它们岂容鲁迅再一次把它打入水中?!{作文由头}.

赵贵翁、赵七爷、康大叔、红眼阿义、王胡、小D们复活了:有的混入干部队伍,有的当上了联防队员、城管。披上制服兴奋得他们脸上“横肉块块饱绽”,手执“无形的丈八蛇矛”,合理合法地干起了敲诈勒索,逼良为娼的勾当。如果姓夏那小子在牢里不规矩,不用再“给他两个嘴巴”,令其“躲猫猫”足矣。想想,这些下做的勾当儿怎能让鲁迅尖刻的评说?!

阿Q们复活了:从土古祠搬到了网吧,但其振臂一呼的口号已经不是“老子革命了!”而是“老子民主了!”每天做梦都盼着“白盔白甲”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早一天杀过来,在中国建立民主。因为只要美国的“民主”一到,赵七爷家的钱财、吴妈、秀才老婆乃至未庄的所有女人就都是他的了!哼!而鲁迅却偏偏要他做个被世人嘲讽了数十年的冤死鬼,他岂能容忍?!

假洋鬼子们复活了:这回干脆入了外籍,成了真洋鬼子。并且人模狗样儿地一窝蜂地钻进“爱国大片”的剧组,演起了凛然正气、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,让人好生不舒服。此种一边哽咽着颂扬祖国母亲,一边往象征中华文明的青铜大鼎里撒尿的举动,岂不是鲁迅杂文中的绝好素材?!

祥林嫂、华老栓、闰土们复活了:他们依然逆来顺受,情绪稳定。因为“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,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”,这样,必须要备足了餐料。而那些准备做餐料的人,本来可以闷在铁屋子里,一边听着小沈阳的笑话,一边麻木地死去,岂容鲁迅把他们唤醒,再一次经历烈火焚身的苦痛?!

那些“体格茁壮的看客们”复活了:他们兴致勃勃地围观那些“拳打弱女”、“棒杀老翁”、“少年溺水”、“富二代飞车撞人”、“飞身坠楼”的精彩瞬间,依旧“颈项都伸得很长,仿佛许多鸭,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着”。哈哈,仅看客一类,被你伤害的人就太多了,因为中国人几乎都愿做看客!

鲁迅之所以退隐,是因为当今社会不需要“投枪和匕首”,而需要赞歌、脂粉、麻药。正如陈丹青先生讲的“假如鲁迅精神指的是怀疑、批评和抗争,那么,这种精神不但丝毫没有被继承,而且被空前成功地铲除了。我不主张继承这种精神,因为谁也继承不了、继承不起,除非你有两条以上性命,或者,除非你是鲁迅同时代的人。最稳妥的办法是取鲁迅精神的反面:沉默、归顺、奴化,以至奴化得珠圆玉润”。

假如鲁迅赶上这个时代,对于“开胸验肺”、“以身试药”、“周公拍虎”、“黑窑奴工”、“房地产开发商巧取豪夺”等一系列奇闻,又会写出多少辛辣犀利、锥骨入髓、拍案叫绝的杂文来,想想,真是后怕,所幸尖酸刻薄的鲁迅早已谢世了。

时代变迁,需要赶走鲁迅,欢迎“小沈阳”,人们在欢声笑语中忘却现实的不公和苦痛,在笑声中渐渐地麻木、渐渐地变傻...... 这也许是和谐进步需求的另类形态吧!

点评:

篇三:《作文要有好由头 精品》

议论文要有好“由头” 记叙文要有好“口子” 本版发表的优秀议论文,多有一个好的“由头”,如第一篇“逗小虫”,骆冬青教授在简评中指出:作者文心雕“虫”,却雕出了夭矫飞动的“龙”。

何谓“由头”?就是由此说开去的一个“引子”,一个“话瓣儿”。好的“由头”,均有益于议论文的生发。鲁迅先生的代表性杂文,基本上都有一个精彩的“由头”,如《最艺术的国家》的开头说:“我们中国的最伟大最永久,而且最普遍的‘艺术’是男人扮女人。这艺术的可贵,是在于两面光,或谓之‘中庸’——男人看见‘扮女人’,女人看见‘男人扮’。表面上是中性,骨子里当然还是男的。”斯言一出,下面揭露“中庸”的虚伪性就顺流而下,势如破竹了。

好的“由头”从生活中来,如前面提及的“男人扮女人”和“逗小虫”。要想捕捉它,必须做生活的有心人。勤于观察,勤于思考。也可以从阅读中来,一些有内涵的趣闻轶事,常常能够提炼出好的“由头”来。

为什么要强调这个问题?因为如今高考作文中的公理、常理、大道理太多了,读来令人疲倦。如果有个比较漂亮的“由头”,抢先“亮”一“亮”,阅卷人的眼球也会随之“亮”一“亮”,你再说那些公理、常理、大道理,就不会太犯嫌了,况且,一旦有了好“由头”,你以下的行文议论,便容易触类旁通、有所拓展了。

本版发表的优秀记叙文,多有一个好的、小小的“口子”,如第三篇写“农民工乘绿皮车”。近年来,高考作文中写“农民工”,写“农民工子女”的相当多,但往往笼统地从大而空的“面”上下手,说他们如何辛苦,如何纯朴,如何高尚,如何无助,等等,读来大同小异。这一篇“绿皮火车”就不同了,它透过小小的“绿皮火车”的窗口,看到了农民工心底的“忧”和心底的“爱”,生动而又鲜活,单一而又杂多。诚可谓一枚小小的银针,刺到了最灵通、最敏感的“穴位”上,令生活的“大象”全身发麻,全身注电!黑格尔希望文艺家能用“小虫”去追赶、甚至超越生活的“大象”,道理就在这里。高考生固然不是“作家”,无须提这么高的要求,但学会从一个小小的“口子”打进去,继而扩大战果,挖掘、开拓,还是颇有必要的。

——何永康

下附满分作文一篇:

忧与爱

独处斗室,掩卷遐思,倏尔一阵栀子花的幽香送入鼻中。临窗而望,夕阳的余晖含笑笼在一片栀子花丛上,笼得清风微醺似醉,不自觉,已庭院深深了。

一只逗号般大小的虫子带着花香歇在我已合上的发黄的扉页上,生命如它,那样渺小而又脆弱,让人在担忧之际多了一丝玩弄的念头。被工作恼得焦头烂额的我颇有兴致地拨弄笔尖,一次次挡住它想要前行的路,它便随我转变着方向,反复至精疲力竭,迷失了南北东西,静静地呆在书上。

如此,咱便失去了兴致。不过是被捉弄一下罢了,却如此放弃自己的目标,这样的生存状态真令人担忧。恍然大悟般,是啊,人不也是一样吗?宇宙之大,观人亦如观虫,渺小而可卑。人们面对着宇宙的捉弄、灾难,灰心丧气,坐以待毙,自缚牢笼,与虫子又有何不同?如此丧失了理想与方向,在灾难面前一次次地迷失,这种生存状态岂不更令人担忧? 再看小虫,突然有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。同样置身于茫茫天地间,竟有着同样的可悲之处,陡然心生怜爱之情,将它用笔尖挑起,轻轻放在栀子花叶上。幽幽的香气仿佛给它重注了活力,小家伙很快藏到浓绿万枝中。一阵微风吹过,将一朵栀子花吹到我的鼻下,白色的蝶儿在花上歇了片刻,歇到我的肩膀上。此刻,花、蝶、我融为一体,一种难以言喻的伤怀之美!仿佛是为了感谢我对虫子的爱,“平等”在心空放彩,是我此刻最大荣光。

人生天地间,有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,过分相信个人与思想的力量,生命的天平竟然慢慢倾斜。人类只有学会对万事万物抱以爱的哲学,平等相待,才会对精神的藩篱成功突围,获得一种最真实的感动。

拔人于苦,谓之慈。授人以乐,谓之悲。“慈悲”一词,便是人间至道。同样,设身处地去担忧别人的生存状态,并毫不吝啬地施以平等之爱,获得的将是生命的尊重与敬仰;而不放弃自己的理想与追求,则是将亲人对自己的忧心转化为对亲人的挚爱与回报。感谢一只意外爬上我书页的小虫,竟帮我理清了忧与爱的哲学!

望着窗外的栀子花丛,以及头顶上最玄学的星空,不禁感慨万千。若不能怀有悲天悯人的情怀,小心着花开花落的浪漫,将“关忧”置于“关爱”之中,如此浩渺神秘的宇宙,人类又将怎样生活得诗意惬意?

【简评】作者文心雕“虫”,却雕出了夭矫飞动的“龙”,或潜于渊,或飞于天,纵横曲折,无不如意。文中,以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件起兴,妙在刻画入微、精思入微、体察入微,遂使文章生发出无穷感慨,既有道家的“齐物”,佛家的“慈悲”,又自有顿悟而来的“忧与爱的哲学”的灵光。由于注目于“最玄学的天空”,所以,最卑微的生灵也“关忧”“关爱”,也成为蕴含浩渺宇宙情怀的终极关切。(骆冬青)

作文要有好由头

作文要有好由头,要写文章的人对此问题重要性,都很清楚,只是怎样才算好由头,如何去找好由头,又让很多人迷茫不已。牵扯出来的又有若干小问题,对此笔者有一点粗浅思考,现写出来,作引玉之用。

浏览次数:  更新时间:2016-07-05 12:14:33
上一篇:保护文化遗产高中作文
下一篇:你好六月抒情语句
网友评论《作文由头》